24小時免費電話:400-007-0068
欄目導航
主營項目
敦煌旅游、敦煌旅行、
敦煌會議接待,會議服務
敦煌徒步,敦煌戈壁徒步
敦煌戈壁徒步挑戰賽,
敦煌絲綢之路戈壁挑戰賽
各種體育賽事策劃執行,
拓展訓練,企業培訓
聯系我們
名稱:敦煌新沙州國際旅行社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敦煌市風情城28403室
電話:400-007-0068
傳真:0937- 8838023
手機:13309373638
聯系人: 岳軍
Email:530253305@qq.com
網址:http://www.jnyelaixiang.com
當前位置:首頁 > 產品展示 > 羅布泊
余純順之前進橋遭遇沙塵暴
前進橋遭遇沙塵暴

概述

  6月12日,天才蒙蒙亮,我們就起來了。昨晚充電時,攝制組不慎燒壞了一只進口的充電器,聽說價值在五萬元人民幣以上,大家的心情不大好,早飯也懶得做,急急忙忙就上路了。
  上午11時45分,我們越過孔雀河上的前進橋,又往南行進10公里,到了11號覘標下的接應點。余純順如無意外,13日將和我們在這里會合,然后一同返回庫爾勒。
  天氣很熱, 我們9個人有的坐在汽車陰影里,有的在身子下邊鋪上破紙箱只穿條短褲躺在汽車底下。每個人都不住地喊熱,不停地喝水,空水瓶扔了一地。
  羅布泊是極旱地區,年降水量不足10毫米,而蒸發量卻高達3000毫米。在這里水就是生命,縱有黃金萬兩,也難買清水一滴。但是光有水喝還不行,必須加入少許碘鹽以及時補充體內大量隨汗水流失的鉀鹽。否則渾身就像棉花一樣綿軟,沒有一點氣力。
  日落時分,氣溫稍稍降低。我們趕緊取出一頂紅、黃、白三色尼龍布帳篷捆綁在聳立于大丘上的11號覘標上。余純順13日朝這個方向徒步走來時,一定能看到它。

天氣突變

  搭好了各自的帳篷,簡單的晚飯也做好了。正準備分發飯菜時,剛剛透著光亮的天空,突然間昏暗起來。它象一口倒置的大鍋,半邊一片灰黃、半邊現出白色。
  緊接著一陣掠地風襲來,卷起陣陣沙塵,漸漸形成一堵厚重的“土墻”,直向我們撲來。沙暴來了!這是一場來勢兇猛意想不到的沙塵暴。我們還沒來得及鉆進帳篷,鋪天蓋地的沙塵便隨風而至。剎那間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風聲呼嘯,飛沙走石。汽車很快被沙塵霧吞沒,沙粒打在車身上,發出噼噼叭叭的響聲。這一晚我始終在帳篷里縮守,其余6人早已飛身鉆進了汽車,他們的帳篷全被狂風吹倒并埋入沙中,只好同兩位司機在車上過了一夜。
  這場詛咒的風,從21時45分刮起,直到13日早晨,仍在肆虐。我們不由替余純順的處境擔憂起來。8時30分,我和趙子充等三人,決定去5公里以外13號覘標下,迎候余純順。

造成影響

  11號覘標上捆綁的那頂為余純順指示方位的帳篷,嘩啦啦發出巨響,我真擔心大風會把它撕成碎片。好不容易來到13號覘標底下,我們三人輪流用望向正南的樓蘭方向觀察。大風中我們把身體緊貼在覘標的木柱上,雙臂還是不停抖動,望遠鏡完全失去了功能。大風裹挾著沙塵帶著陣陣悶雷般的響聲,不時從耳畔掠過。
  成千上萬噸的沙子和塵土被風拋向空中,又借助風威,如同雨霧撲面而來,打在人臉上,胳膊上如同針扎一樣。
  能見度越來越低,10米開外什么也看不見。為了不使宋導他們著急,我們在下午7時措回了營地。捆綁在11號覘標上的帳篷已被狂風撕裂,象幾面碩大的彩旗飛舞,我感到情況不好。因為早上我們出發前,曾告訴過宋導:如果余純順從另外一個方向平安到了,就請把這項帳篷取下來。宋導大步前來迎接我們三人,從他的臉上的愁容很明白的看出:余純順沒有回來。傍晚8時左右,風終于停了。昨天我扎帳篷時,特意選了一塊有層厚沙的地方,大風過后,沙子蕩然無存,裸露出了堅硬的黃土。帳篷空懸著,宋導顯得焦促不安,雙眉擰在一起,他提出14日由我帶一人進入樓蘭,接應余純順。已到了人命關天的地步了,大家都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各自嘴上都不說罷了。
  這一夜,十分寧靜。但我心緒紛亂,根本無法入睡。早上5點多鐘,就借著手電光亮,準備好了干糧和礦泉水,以便天一亮就出發。這里距離樓蘭的直線距離為13.6公里。我們必須一天跑一個往返,當天下午趕回。如果幸運,途中能夠同余純順不期而遇,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530253305 亚洲精品无码国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