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時免費電話:400-007-0068
欄目導航
主營項目
敦煌旅游、敦煌旅行、
敦煌會議接待,會議服務
敦煌徒步,敦煌戈壁徒步
敦煌戈壁徒步挑戰賽,
敦煌絲綢之路戈壁挑戰賽
各種體育賽事策劃執行,
拓展訓練,企業培訓
聯系我們
名稱:敦煌新沙州國際旅行社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敦煌市風情城28403室
電話:400-007-0068
傳真:0937- 8838023
手機:13309373638
聯系人: 岳軍
Email:530253305@qq.com
網址:http://www.jnyelaixiang.com
當前位置:首頁 > 產品展示 > 羅布泊
余純順之行期可知,歸期難料

行期可知,歸期難料

  6月11日9時,拒絕車輛、人員隨行的余純順大步流星離開土垠向南邊羅布泊走去。身上背著的背包里裝著他的帳篷、防潮墊、筆記本、睡袋以及西洋參(切片)一盒。我們目送他,直到他的身影融入灰褐色的湖盆中,隱沒在零星分布的雅丹里。

  按原定計劃,送走了余純順,我們應按原路返回前進橋大本營接應點。由土垠到前進橋以南大本營全程139公里,全是鹽殼下覆蓋著虛土、細沙的地貌,而且根本沒有路。汽車要馬不停蹄地跑一整天,太陽升起,陽光無遮無攔地直射下來,讓人覺得暈暈乎乎,眼前不時出現重影。在汽車上,宋導對我說:“去前進橋時間推后,下午三點以后追余純順,只要他感到身體不適,就把他拽上車,拖回來!”

  中午過后,氣溫直線上升,至少在45—50左右。著名考古家,新疆考古所名譽所長穆舜英教授,1979年4月曾進入羅布泊北岸一帶,尋找進入樓蘭的道路。她在《神秘的古城樓蘭》一書中,回憶當時的情景時說:“這里的氣候異常干燥……

  雖是四月,但氣溫已達到攝氏38度至40度,熱的人揮汗如雨……

  余純順在6月份,硬要只身闖入羅布泊,他的初衷,是要以此行“打破6月中旬不能走羅布泊的說法”。他在6月10日的日記中寫道:“……宋老師在拍片前曾專程到烏魯木齊去訪問了新疆社會科學院考古所所長王炳華及給彭加木開車的王師傅,均說:羅布泊湖心在6月10號最高溫度達到75度,十二時到十七時,人只能躲在車底下,根本無法行動,6月份根本不能進……”??梢娝麑@里惡劣的氣候是事先已有所了解。

  午后3時,我們登車了。發現了余純順的埋水點,沿著昨天返回土垠的路,追趕余純順。駛出約8公里,發現他出發后的第一個埋水點停車以后,上海電視臺的小孫等和我相繼下車,小土堆上裝有沙土的白色塑料袋原封未動,小孫拔開土堆向下挖時,挖出了昨天和余純順埋的6瓶礦泉水。很可能這段路他并不覺得缺水,在早上出發時,他褲子兜里一左一右各裝了一瓶水。第二個埋水點是在一叢紅柳下,這里扔有兩只空水瓶和幾只煙蒂。附近有凌亂的軍用膠鞋印和一處坐痕。

  下午4時25分,我們終于在湖盆中攆上了他。里長程表在離開土垠時,顯示為3305,此時正指向3338公里。余純順用8個小時,孤身徒步33公里,平均每小時4.125公里!這里距他徒步計劃中的第一個宿營補給點還有3公里不到。我們爭先恐后跳下車,圍住他問這問那。只見他滿頭大汗,汗水浸濕了衣服和背包,黑紅的臉龐上,汗水不住的流淌。宋導關切地問他,身體能不能吃的消?他緊握雙拳上下揮動工著說:“我沒事的!身體這么結實,絕對沒有問題。從出發到現在,我一次沒休息,一氣走到這里的?!薄拔疫@不是走過來了嗎?我就要打破6月份不能進入羅布泊的神話。再走兩三公里就到第一個營地了,到了以后我就扎帳篷休息。

  今天早點睡覺,明天趕早走,你們趕快回吧!”為在黃昏前趕到土垠以北的戈壁上扎營,為后天盡早趕到前進橋大本營節省時間,我們又一次同余純順分手了。

  臨上車時,他說:“老彭,剩下的路我一天半就可以干掉?!弊M了悶熱的駕駛室,只見余純順右手揮動著草帽,大聲喊道:“咱們前進橋見!”這是他在羅布泊湖盆中,留給世界的最后一句話。從此,他走向了一條不歸之路。


530253305 亚洲精品无码国产片